返回

姑娘不解风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不解风情 第1章(1)
  目录 下一页
  “师父,徒儿知道了,这就下山去。”

  索琳琅跪在牙师父面前,眼泪扑扑簌簌的直往下掉,记得五年前她来到这座凤阳山拜师学艺,就受到牙师父的照顾,如今得离开还真是令她不舍。

  况且天性单纯的她自上山后,唯有十五岁那年与师父下山探买过,因此对于山下的一切可说是极为陌生。

  “所谓江湖险恶,你一定要多加小心注意呀!”牙师父着实不放心让她独自下山,但是她拼命恳求,让他无法不答应,毕竟她心底怀抱着深仇大恨,亟欲为父报仇,又怎是他阻止得了的?

  “徒儿一定会注意,再说这些年来我已练就一身功夫,谁敢欺负我,我一定要他好看!”摆出架势,她正经地说。

  这一幕却让牙师父看得直摇头,别人不知道,但是他却十分清楚索琳琅的功夫到底有几分。

  她天生不是练武的资质,当时年仅十二岁的她为了家仇,硬是跪在门外三天三夜求他收留,加上她又是好友临死前托付的遗孤,因此他勉为其难的答应收她做弟子。

  事后证明,就算她在山上苦学这些年,也不过学会一些花拳绣腿,谈不上什么功夫。

  “我说琳琅,你能不能再待个三年?”或许那时候她的功夫就会有点长进。

  ‘什么?再待三年!”她的小脑袋摇得像波浪鼓似的,“三年后我已经二十岁了,太迟了。”

  “所谓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就再等等如何?”他可是为了她的安危着想呀!

  “可我已经等了五年,不正是报仇的好时机?”她心意已决,不是他人三言两语可以动摇的。

  “唉!”牙师父大大叹口气,“既然如此,那就随你了,只是……你确定仇家是谁吗?”

  “当然知道。”她蹙起眉,“兵部侍郎海域山,这个名字我永远不会忘记。”她眯起双眸,义愤填膺地说。

  “你心里明白就好,不过下了山后可别将这话一直挂在嘴上,人心难测,懂吗?”牙师父还真不放心,凭她那点儿功夫,或许连兵部侍郎的面都碰不到,就先被逮住了。

  “师父的话,徒儿一定谨记在心。”她指着烈日,信誓旦旦地说:“烈日为证,我一定要为我父亲报仇!”

  牙师父忍不住摇头,怎么才刚提醒她的话,她转个身又忘了!这孩子就是让人担心啊!

  “琳琅,就算要报仇也得有详尽的计划,可别贸然行动。”倘若不是还有其他弟子在,他真想随她下山盯着她。

  “师父,这句话你已经说了三百七十六遍,徒儿早就刻在心上了。”她看看天色,“时候不早,徒儿该出发了。”

  “好吧!你一路小心。”牙师父也只能为她祈福了。

  “师父别担心,等报仇雪恨之后,我一定会回来的。”索琳琅拱手道别后,便直接下山了。

  下山后,走了好一段路,来到镇上的福春客栈,索琳琅记得三年前和师父下山,她和师父就在这儿落脚住上一宿。

  “姑娘,你是要住店还是用膳?”店小二见有客人上门,立即热情招呼着。

  “都要。”她笑笑说。

  ‘那么就先来几样小菜,房间立刻为你准备好。”店小二道。

  “也好。”赶了好长一段路,她也真的饿了,“随意来两样小菜,再来一大碗白饭。”

  “一大碗!”店小二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一大碗。”索琳琅瞅着他,“有疑问吗?难道你们这儿不卖饭?”

  “不,当然卖,姑娘稍等。”店小二退了下去,不一会儿工夫便将小菜送上,还有一个木盆子装的饭。

  她开心的拿起筷子:大口扒饭、吃菜,胃口奇佳,没一会儿工夫,已将饭菜吃个精光。

  这一幕让在一旁招呼的店小二看得目瞪口果,瞧这位姑娘身子骨纤瘦,没想到竟是这么会吃!

  索琳琅拭了拭唇,拍拍肚子满足地说:“真是太好吃了,这厨子的手艺真不错,改天跟他们学几手,回凤阳山后就可以让师父、师兄弟们大饱口福了。”

  店小二却只能傻笑,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觉得这位姑娘真奇怪。

  “对了,房间准备好了吗?”

  “哦!房间在二楼右边第三间,姑娘请先上去休息,待会儿我会送上热茶。”店小二回道。

  “好,那我先上去了。”索琳琅将包袱往肩上一搭后,就拾阶而上。

  店小二疑惑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直摇着脑袋,“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会吃的姑娘,偏偏还瘦得紧,天下果真无奇不有呀!”

  索琳琅上了二楼之后,直接走进右边第三间房,才进门,就被眼前的情况给震住。

  只见床上坐着一个男人,男人闭着眼盘腿而坐,身上泛出金光与烟雾,这……是人还是神?又或者是妖魔鬼怪?

  她悄悄往前一步,细细端详他,发现这男人长相俊逸,浓眉挺鼻,如果说他是天上的神仙,她也不会怀疑。只不过,这光到底是什么?

  她好奇地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想抓住那些金光,却什么也没抓住。

  就在此刻,窗外传来骚动声,她下意识地躲到屏风后,不久瞧见有人从窗口跃入,手里还拿着把大刀!

  索琳琅吃惊的瞪大眼,就见那人缓缓走近床边,高举大刀就要往床上男人砍下“你是谁?想做什么!”索琳琅从屏风后现身,喝问道。

  “你……你这丫头又是谁?给我闪开,我要杀了他。”好不容易逮到这机会,他怎能错失?

  “知不知道你这样叫暗算,太小人了!”索琳琅最看不起的就是这样的人。

  “简直找死!”那人改而向她挥刀,索琳琅俐落地往后一闪。

  见她躲开,他又回过身打算向床上的男人下手。

  索琳琅见状,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朝他背后飞踢,他踉跄数步,脸色转狠,出招攻向她。索琳琅武功本就不济,才过几招就败下阵子,眼看对方的大刀就要往自己身上砍下,她吓得蹲了下来,没想到那人却反而夺门而出。

  索琳琅看看自己,“奇怪,我什么都没做,他是怎么了?”突然,她笑了,“该不会我身怀神秘的功夫而不自知?”

  正好张开眼救了她的费莫司龙,瞧着她自言自语说着傻话,忍不住开口了,“你是谁?”

  闻声,索琳琅回头盯着他,“你醒了?”

  “我是醒了。”他扯着唇瞅着她,“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

  “你又是谁?”师父曾告诫她,人心险恶,不要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

  “我叫费莫司龙,现在你可以说你的名字了吧?”他蹙眉等着。

  看他都说了自己的姓名,她也不再隐瞒的直言道:“我叫索琳琅,你为什么会在我房里?”

  “索琳琅……”姓索!

  费莫司龙眉心紧蹙,直瞅着她,难不成她就是索前辈的女儿?“我能知道令尊的大名吗?”

  “不要想再调查我了,我不会告诉你的。你都还没回答为何会出现在我房间。”

  “你说这是你的房间?”他挑眉继续观察着她,“我在这间房已待了近五日,至今尚未退房,怎可能是你的房间?”

  “什么?可是店小二说了,我的房间是右边第三间房呀!”她疑惑地喃道。

  “这是第二间,你弄错了吧!”他扯着笑,看着她惊愕的表情。

  “这样吗?”她不信邪地冲出房间看了看,“天,我真的看借了……这下糗大了!”

  索琳琅一跺脚,回到房间拎起包袱,“对不起,我真的搞错了,会马上离开。”

  “等等。”费莫司龙叫住她,“姑娘刚刚救了我,我还没向你道谢呢!”

  “不需要道什磨谢,何况我也没做什么。”她客套地笑笑,但只要想到自己把对方吓跑了,就不免沾沾自喜。

  “姑娘要去哪儿?”看她背着包袱,应该要出远门吧?

  “北京城。”

  “正巧,我也要回京,一块儿走吧!”还没查出她的身份,他不想让她离开。

  “这样不好吧?”师父说了,与陌生人要保持距离,不可以一下子就太热络。

  “你——”瞧她那戒备的神情,难不成把他当坏人了?

  “都统、都统……都……”房门被推开,一名男子跑了进来,在乍见索琳琅的刹那立即噤了声,“这位姑娘是?”

  “刚刚有人潜入房里打算暗算我,是这位姑娘救了我。”

  “什么?连在这儿都被发现了!”阿宇跪下,自责地说:“对不起都统,我不该跑茅房的。”

  费莫司龙摇摇头,失笑,“我说阿宇,你还真不如这位索姑娘,该好好反省才是。”

  索琳琅瞧着他们,忍不住开口,“你们聊完了没?”

  “聊完了。”他对她笑笑。

  “那我可以走了吧?”索琳琅瞧了他们一眼后就要离开。

  “你留下,在我回到北京城之前,你得保护我的安全。”

  “保护你!”她直摇着脑袋,“我没空。”

  “你这丫头,都统的命令你敢反抗?”阿宇见状立刻说道。

  索琳琅瞪着他,这人干嘛那么凶呀!

  “阿宇,不可以如此无礼。”费莫司龙懒懒抛出这一句,又讨她笑笑,“知道我的身份了,还不愿意吗?”

  “你是什么身份?不要随便说个头衔就想吓唬我,本姑娘才不怕,我正急着找海域山算帐!”她一说完便捂着嘴儿,“糟,我怎么说出口了。”

  “兵部侍郎海域山?!”费莫司龙蹙起眉。

  “咦,你认得他?”

  “非但认识,巧的是我和他也有些过节。”而且过节还不小。

  “真的吗?”索琳琅走上前,就像对待师兄弟那样拍拍他的肩,“放心,我会一起替你报仇。”

  看着她正气凛然的神情,费莫司龙感到既有趣又好奇,这么有意思的小姑娘,他怎么好让她离开呢?

  “不如我们一块儿同行,你也看到有人想刺杀我,我需要人保护。”他饶富兴味地瞅着她。

  “这……”她有点犹豫。

  “我会付你银两,就当报酬,想必姑娘出门在外一定很需要银两吧?”他这话还真是一针见血,说中她心底的痛。

  这次下山的盘缠,还是牙师父给她的,但到底是不多,就怕捱不过几日。

  “真的?你会付我银两?”她的心动摇了。

  “当然是真的。”他勾唇笑笑,“甚至可以为你安排住处,怎么样?”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