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姑娘不解风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不解风情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谁?”索琳琅冲进房间,发现一名黑衣人潜入。

  “你是谁?给我滚出去,不要坏了我的好事!”黑衣人说道。

  “你要杀他,得先过我这关。”她答应了要保护瞌睡龙呀!

  “好呀!这是你自找的,受死吧!”黑衣人猛然向她挥刀,索琳琅虽然闪过,发尾却被削去一截。

  “你居然削我的发?!”师父说过,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她可是一直很珍惜自己的身体呀!

  一气之下,索琳琅拔剑冲了过去,持剑挥向黑衣人,却次次落空,直到气力用尽,再也无法攻击。

  黑衣人露出邪笑,一步步走近她。不知为什么,索琳琅只觉得眼前的黑衣人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四个变……不多久,她便和黑衣人一块儿昏了过去!阿宇从屋外走进,在索琳琅口中塞了一颗药丸子,“索姑娘,你快醒醒呀!”

  不久,她张开双跟,慢慢苏醒过来,“天……我怎么了?”

  “你不是要保护都统吗?怎么差点被打死呢?”阿字直瞪着她,“真是快吓死我了。”

  “是你救了我?”索琳琅疑惑地望着他。

  “也不算啦!是都统之前交给我一把迷香,他说若有人潜入时就把它点燃,可以让对方暂时昏迷。”他指着躺在地上的男人。“那你给我吃的又是什么?”嘴里还苦苦的呢!

  “解药。”阿宇看着那名黑衣人,“得赶紧把他绑起来,否则等他醒来就麻烦了。”

  “也是。”索琳琅帮着阿宇将歹人用粗麻绳给绑牢,“是不是该把他交给衙门?”

  “交给衙门?我们都统就可以办他了。”阿宇睨了她一眼

  她眸子一亮,“这么说,他真的是大官罗?”

  “没错,是大官,很大的官,而且——”

  “阿宇,你又在胡说八道了。”费莫司龙张开眼,堵住了阿宇的话。

  “都统,你打坐完毕了?”“嗯。”费奠司龙看着躺在地上的黑衣人,“又是来暗杀我的?”

  “没错。”

  “他们还真是不死心。”费莫司龙站了起来,“马车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阿字立刻过去扶他,“都统,你已五天没吃任何东西了,还撑得住吗?\"

  “放心,我可以。”他虚弱地扯开嘴角,要阿宇安心。

  “真的可以?”

  “别废话,快走吧!”费莫司龙努力保持平稳的步伐往外走去,却被索琳琅发现他鬓边滑下的汗水。

  “不行,我来背你好了。瞌睡龙,你已经走不动了,快到我背上。”

  “什么?”费莫司龙愣了下。不管他愿不愿意,索琳琅便将他背起,直接往楼下走去。

  直到马车上,费莫司龙忍不住肆笑出声,“你的力气还真不小,一餐得吃几碗饭?\"

  “一碗,不过是很大一碗。为了你,我连早膳都还没吃呢!”说着,她埋怨地望了阿宇一眼。

  “别看我,欠你的一顿到下个镇上再还你。”阿宇吐吐舌。

  “对了,那名黑衣人呢?”

  “在后面的箱子里。”

  “箱子?!”索琳琅张大眼,“刚刚那一个个箱子里头装的全是死人了?”

  “不是死人,而是活人,全都是要杀都统的人。”阿宇说道。

  “难怪这辆马车这么大。”她好奇地趴到窗口张望,只见前头有好几匹马儿在拉马车,“瞌睡龙,你到底得罪了谁?海域山吗?”

  “除了他之外还有很多人。”他撇嘴笑笑。

  “这么说,你也不知道那些黑衣人是谁派来的罗?”她眉头轻蹙。

  “可以这么说,不过回去盘问后就会知道了。”费莫司龙对阿宇说:“有带干粮吗?”

  “有,可是都统你不能吃呀!”阿宇以为他饿昏了。

  “不,是给索姑娘用的,她不是早膳还没吃吗?”他扯出笑痕,“我可不希望亏待了我们的女大力士。”

  “是。”阿字从包袱里拿出—个烧饼,“刚出笼的,还热着呢!”

  “哇~~好香。”她一接过手,大口大口的咬着,“真的好饿喔!”

  “那你慢慢吃吧!我去前面和车夫坐。”阿字踏出马车外。

  索琳琅满足的吃着,突然,她想起费莫司龙已好几天没吃东西,而她却在他面前吃得津津有味的,对他未免太残忍了。

  “对不起。”她将烧饼藏到身后。

  “没关系,你吃吧!我饿太久已经没胃口了。”他靠在边上,虚弱一笑。

  “听说你连水都不能喝?”她惊疑地望着他,“你受得了吗?”一般人可能早就支撑不住了。”

  “别担心,我撑得过去。”他瞅着她紧皱眉心的小脸,“你关心我呀?”

  “师父说,做人要……”

  “够了,不过要你说点好听的话,你又将师父搬上抬面。”费莫司龙摆摆手,“我打坐的时间到了,你可以吃了。”

  她瞪大眼,望着他又一次闭上双目,再看看手中的烧饼,却一点食欲都没有。

  *

  华丽的大厅内。

  主位上的男人,手指轻弹点桌面,看着两个手下,“怎么?几次任务都失败?对一个身中蛊毒的人,你们居然连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大人,虽然他身受益毒,但是武功仍在,而且他身旁还多了名女保镳。”手下禀报道。

  “女保镳?是什么来历?”

  “不清楚,以往从未见过,也不知道来历。”手下猛擦着汗。

  “没用的家伙!”海域山猛一拍桌。

  “大人饶命……”手下说话的嗓音发着抖。

  “他们现在应该启程回北京城了,失去这么好的机会,要再杀他谈何容易!”他越想越是火冒三丈。

  “禀大人,不是全无希望,我们这回探到了一个消息,费莫司龙为了逼毒,已经有五天没有进食,连水都没喝,我看他这么急着回北京城,肯定是撑不下去了。”手下继续说道,就怕主子震怒而被惩罚。

  “连水都没喝!”海域山低低地笑开,“这不是找死吗?就算他的功夫再高强,若继续不吃不喝下去,想要活命的机率可不大了。”

  “所以大人,咱们只要静待佳音便成。”

  海域山思付半晌又道:“话虽如此,仍不能松懈,继续派人密切观察他们的行踪。”

  “是,大人。”

  待这名手下离开之后,海域山转向在座的另一位,“武都尉,现在战备如何了?”

  “禀大人,都准备周全了,只要再多加训练即可。”

  “那就交给你了。”海域山邪笑着,语气极其坚定,“我一定要让费莫司龙整个溃败,让出‘骁骑营都统’的宝座。”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