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姑娘不解风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不解风情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过了一个镇又一个镇,夜里,费莫司龙一行三人就在山里过夜,天一亮便又赶紧上路。索琳琅耐不住无聊,探头出去与阿宇闲聊,“阿宇,既然你说瞌……”

  见他转头瞪着她,像在警告似的,索琳琅连忙改口,“我是说都统既然是大宫,为何不住在驿站呢?”可别以为她什么都不懂,师父也是教过她许多。

  “驿站不安全。”

  “连驿站也不安全?”她完全不能理解费莫司龙的仇家到底有多神通广大!

  “没错,你不会知道宫廷有多险恶,就怪我们主子太正直了。”阿宇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你放心,等我们进了北京城,就不必这么躲躲藏藏了。”

  索琳琅回到后头看着正在打坐的费莫司龙,这段日子瞧他一天熬过一天,却不轻易倒下,让她对他越来越佩服了,换作是她,别说十二天不吃饭,只要两餐不吃就浑身没力。

  “进京了。”外头传来阿宇的声音。

  “已经到了吗?”索琳琅掀开布帘看了看。

  果真,北京城就如同师兄们所言那般热闹,大街上到处都是人,还有许多摊贩,人潮熙来攘往。

  就在她看得新奇之际,费莫司龙突然开口,“阿宇……”

  “是的,都统。”阿宇赶紧进来。

  “回……回府后,我要闭关,别把我的事对府邸的人说。”他口干舌燥的,快说不出话来。

  索琳琅见他这么难受,眼眶不由泛红,“天,你到底怎么了?早上不是还好好的,现在为何说起话这么有气无力?”

  费莫司龙看着她,只道:“答应我一件事,可以吗?”

  “什么事?”瞧他这副样子,让她的心直纠结,多希望自己有办法帮他。

  “先别找海域山报仇。”她太冲动的话,一定会有危险。

  “为什么?”

  “别问太多,只要答应我……可以吗?”他半眯着眸,看着她的目光渐渐涣散。瞧他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她又怎好让他挂心呢?“好,我答应你就是。”

  费莫司龙点点头,又对阿宇做最后的交代,“把府邸……照料好……”说完这话他便闭上了眼,任阿宇怎么喊都没有回应。

  “怎么了?他到底怎么了?”她紧张地问着阿宇。

  “都统现在必须专心运功,直到满十二天为止才会再醒来。”阿宇的神情满足担忧呀!希望都统能熬得过。

  “意思是后天清晨他就会醒来了?”索琳琅松了口气。

  “不一定,如果撑不过去,就……就会这样一直闭着眼了。”说到这里,阿宇已忍不住放声痛哭。

  索琳琅的小脸变僵,“不要胡说,他不会死的。”

  阿宇直望着都统,“都统,你一定要熬过去。”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阿宇立即眺下马车,“到都统府了。”

  索琳琅也跟着跳下马车,“那么都统怎么办呢?要不要我背他进去?”

  “千万别乱动。”阿宇奔进府邸找来管家。

  管家洛伯早在数天前就收到飞鸽传书,知道发生了这等事,便赶紧要木工做板座。这时,他们立刻搬出板座,将费莫司龙移上后,让下人小心的扛进府邸。

  索琳琅不放心地一直跟在后面,直见他被扛进一间房间里,她仍想跟进去。

  “姑娘,请问你是谁?”洛伯喊住她。

  “我是都统的保镳,当然是进去保护他的。”她很豪气地说着:“放心吧!就算卖了命我也会保护他到底。”

  “保镳?!”洛伯听得一头雾水。

  “洛伯,她的确是都统雇用的保镳。”阿宇赶紧上前解释,因为洛伯是府中唯一知道实情之人。

  “但她只是女流之辈呀!”洛伯蹙着眉又问:“贺参领呢?他不是和都统一块出去,怎不见他回来?”

  “都统派他去办事了。”阿宇叹口气,“就因为这样,这一路上无人保护,才会弄得这么狼狈。”

  “什么叫无人保护,我不是人吗?”原来索琳琅还站在一旁。

  “呃!我是指遇到你之前。”阿宇讪讪的解释。

  “既然贺参领还没回来,那这些日子就麻烦姑娘了。”洛伯诚心地拜托,又道:“已到用膳时间,姑娘想必也饿了,请随我到膳房用膳吧!”

  “可以吃饭了?”索琳琅摸摸肚子,还真是饿了。

  “是的,请跟我来。”洛伯领着她前往膳房,而她走了几步,又不放心的回头望了望,就不知道费莫司龙到底能不能熬过去?

  *

  吃过饭,回到费莫司龙房里,索琳琅看着他身上发出的金光似乎越来越强,而他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直让她担心不已。

  拉了张椅子,她直接坐在他对面,傻傻地观察着他,对着他喃喃说道:“你成天这样坐着不累吗?为何不躺着休息呢?又到底得了什么病?为什么全身会发光?”

  她自顾自地说着,边观察他的情况,突然,她发现那一道道金光竟转为红色,吓得她跳了起来!

  天,这是怎么回事?

  “瞌睡龙,你怎么了?喂……你到底怎么了?”看他唇色越来越黑、脸色越来越苍白,她一时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是好,“该怎么办?怎么办……对了,救命丸!”

  牙师父经过数年的研究,炼制了三颗救命仙丹,为免她下山时发生意外,便将其中一颗赠给她,就不知道这药丸对他有没有效?

  她赶紧从香囊内掏出珍贵的救命丸,坐到他身畔,将手中的药丸塞进费莫司龙的口中,“张开嘴,快张开嘴……”

  他却紧咬着牙关,怎么都不肯把嘴张开。情急之下,她想起之前有位小师弟落海被救超后,也是紧咬着牙关,最后牙师父便用力掰开他的牙关,将药用嘴哺度给他。

  只是……她可以这么做吗?

  但他好像就快断气了,不能再迟疑,她于是扶他躺下,用力撬开他的牙关,用舌尖将药丸送进他喉头,让药丸自行滑入。

  “拜托,拜托你一定要醒来,一定要……”看他的状况并未改善,索琳琅急得都快哭了。

  说也奇怪,就在她以为他快熬不过去的瞬间,那红光突然消失,他的脸色与嘴唇也渐渐转为红润,慢慢地,他张开了眼。索琳琅这才破涕为笑,“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费莫司龙瞅着她的笑颜,虚弱地说道:“扶我起来。”

  “好。”她立刻将他扶起,急切地问:“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他不答反问:“你刚刚给我吃了什么?”

  “嗄,你知道?”

  “除了不能回应之外,我的意识很清楚。”他轻逸出一丝笑容。那他也知道她是怎么喂他的罗?一想到这儿,她的小脸就烧了起来,赶紧转移话题,“你现在可以吃东西了吗?要不要我请人端些粥过来?”

  “不急。”他才刚将蛊毒祛除,还得再等一会儿才能进食。

  “你不急,我倒是替你急死了。”她没好气地说。

  “你还没回答我,到底给我吃了什么?”这丫头竟敢忽略他的疑问!

  “是救命丸。”她只好说了。

  “都是它救了我,你哪来这救命丸?”他的表情转为严肃。

  “是我师父给我的,他担心我独自下山会遇到危险,这才让我留着保命的。”她老实地说道。

  “如此珍贵之物,为何不留着自个儿保命,而把它给了我,那你不就没了吗?”费莫司龙眯起眸,“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当时她一心只想要救他,其余没有多想。

  “真是这样?不是因为你很在意我?”他邪魅一笑。

  “啥?你……你以为我喜欢你吗?”她心口一提,欲盖弥彰的大叫道。

  “不过是问问而已,别这么敏感,你不开心,我不问就是。”他微闭上眼,“可以替我将洛伯或阿宇找来吗?”

  “好,我立刻去找他们过来,你等一下……”一说完,她便开心地奔出房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