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姑娘不解风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不解风情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约莫一个时辰后,费莫司龙来到樱篱,步进索琳琅的房司,坐在床畔看着她的睡颜。

  正要醒来的她,似乎感受到注视的目光,直觉张开眼……当费莫司龙的脸庞映人眼帘时,她吃惊的坐起身。

  “你想干嘛?”她提防地往床角缩。

  “为何没起来用早膳?”他挑起眉问。

  “想睡,就继续睡了。”她咬唇瞪着他,“你是要来赐我死罪的吗?”

  “我为何要赐你死罪?”费莫司龙笑睇着她,“你曾得罪我吗?”

  “我曾拿剑……”

  “拿剑又如何?”他扯开嘴角。

  “你知道我想杀你,虽然第一次没杀成,但以后我还是会继续找机会的。”她忿忿地睇着他,“要活命就离我远一点。”

  “前提是你要杀得了我对吧?”他恣意一笑。

  “我昨晚只是一时下不了手,但不表示以后也会这样。”索琳琅生气地说。

  “可以后我也不会再给你机会了。”费莫司龙瞅着她,“去吃饭吧!别饿肚子了。”

  “不吃。”她眯起眸,“你不要逼我,否则我真会动手!”

  “你爱动手就动手吧!”他不理会她的威胁,好脾气地说:“想吃什么?我请厨娘做。”

  “我说我吃不下,你不要再说了,出去——”她烦郁的对他击出一掌,正中他的胸口。

  费莫司龙缓缓地往床上倒下。

  “你……你怎么了?”索琳琅吃了一惊,见他一动也不动,她的手抖得厉害。

  “费莫司龙,你到底怎么了?不会这样就死了吧?我没出什么力呀!”她摇摇他,大吼道:“我还没正式向你报仇呢!”

  突然,费莫司龙张开眼,对她扬唇一笑,“你怕我真被你打死了?”

  “你——”她深吸口气。

  “看来你还是关心我、相信我,不是真的想置我于死地吧!”他能看出她对自己也是有情的。

  “你别胡说!”索琳琅因为他这话而落下泪。

  “我胡说了吗?”他逼视她的眼,“你明明相信我,却又说服自己不要相信,何必自找苦吃呢?”

  “别再说了,你别再说了……”她直摇着脑袋,心加速跳动着。

  “这样吧!我要去个地方,你跟我一道去。”说着,费莫司龙将她给拉出樱篱。

  “你要去哪?为什么要我一道去?”她一路挣扎着。

  他回头对她隐隐一笑,“既然怀疑我,不是该调查关于我的一切,好找到我的把柄吗?所以跟着我是最好的办法。”

  “我现在不想去任何地方。”她不要再受他的摆布。

  “不想也得去,你最好乖一点。”到了马厩,他领着她上马背,直接离开府邸,往城的东边直奔而去。

  既然抗拒不了,她就等着,等着看他到底要要什么把戏?

  走了好长一段距离,马儿终于停下来,她发现眼前有间不起眼的木屋。他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

  “这是哪儿?”她开始有点害怕了。

  “进去就知道了。”费莫司龙推开门,牵着她人内。

  屋里大厅有三名俊挺的男子,年纪和费莫司龙相仿。

  “司龙,你怎么带了个女人过来?”八旗营提督博冷桐意外地望着两人。

  “我知道这是咱们秘密聚会的地方,不该带外人来,但是我实在放心不下她一人,只好将她带来了。”费莫司龙让她坐在椅上,“这阵子,她会跟我待在这里。”

  “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她回头瞪着他。

  “我说过,要给你动手的机会呀!”费莫司龙轻佻地道。

  “你——”她想说什么,一看见其他人狐疑的目光,又噤了声。

  “动手?难不成她想杀你?”纳兰易风从两人的对话中猜出端倪。不过,这也未免太奇怪了,费莫司龙干嘛将一个想要杀他的女人带在身边?

  “易风,你果真厉害,她是想杀我,而我也已经准备好随时死在她手里。”费莫司龙好笑地瞅着她的一脸怒气。

  “天呀!”纳兰易风对多尔夏眨眨眼,“我看有人陷进去了。”陷进情爱中。

  “你们别胡说八道,我先带她进去歇息,等会儿再过来找你们。”费莫司龙对她笑笑,“走吧!”

  “你不要一直操控我的行动,我要跟你们一起待在这里。”索琳琅想看看他到底在玩什么游戏?

  “待在这儿?”费莫司龙看看其他人,不希望他们直盯着她看。

  “对。我要待在这里。”她就是黏在椅子上不肯起来。

  多尔夏扯开笑,“司龙,姑娘要待在这里就让她待吧!反正我们三个该商议的事都商议了,会找机会再告诉你,今天休息一下也无妨。”

  “我说不走,你们就要休息,该不会你们根本就是狼狈为奸?”索琳琅睇着这三人。

  闻言,在场的三人一同瞟向费莫司龙,“我们狼狈为奸?”

  费莫司龙突然大笑,“哈哈哈……实在太有趣了。”

  “你笑什么?”她气恼地指着其他人,“快说,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虽然这三名男子长得有模有样,器宇非凡,但是坏人是不会将坏字写在脸上的,谁知道他们骨子里是不是一般黑。

  “要自我介绍吗?”多尔夏扯笑,“本人乃左都御史。”

  “我是八旗营提督。”博冷桐绽出一丝深幽笑影。’

  “大清国的领侍卫大臣就是我。”纳兰易风挑起眉,“我们和费莫司龙是莫逆之交,但说狼狈为奸就太过分了啊!”

  “原来都是大官。”索琳琅蹙起层,喃喃自语,“要应付不容易。”

  “姑娘,请问你是?”

  “我是江南宁波前县太爷索恩典的独生女索琳琅。”她说出名字,企图看看他们的反应。

  “索大叔的女儿?!”多尔夏惊讶地望着她,“索大叔可是咱们亦师亦友的长辈呀!”

  “长辈?!”索琳琅眼底掠过一抹意外,“难道你们全都认识我爹?”

  “没错,索大叔去世的消息传来时,我们都很震惊。”纳兰易风也道。

  “我爹不就是他杀的吗?”索琳琅指着费莫司龙。

  “他?!怎么可能!”多尔夏望着在一旁闲逸喝茶,完全没有反驳的费莫司龙,“喂,你也说说话呀!”

  “我何必浪费唇舌,反正她也不会信。”

  “索姑娘,你一定是误会了。”博冷桐主动为他解释,“他与你爹之间的情谊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深,他绝不可能杀了你爹。”

  “可是我爹被人杀害时,当时他人就在那里。”

  “就凭这一点,你就认定他杀了你爹吗?”

  “我……”她迟疑了会儿,随即摇摇头,“我正在寻找证据,等到可以证明时,他就得还我爹一条命。”

  “还真有意思。”纳兰易风站了起来,“你们之间的纠葛还真深,司龙,你就慢慢处理吧!既然没事,我到附近去钓鱼。”他知道这种事不是旁人插得了手的。

  “我们也去。”多尔夏和博冷桐也走了出去,故意将空间留给两人。

  “知道吗?这里是北京城外最美的地方,只是虽美,却也诡异。”费莫司龙缓缓地开了口。

  “诡异?!”她瞪着他,他是想转移话题吗?

  “没错,这里的景致会随着时间早晚起变化,可说是变幻莫测。”所以,他总爱来这儿散心。

  “别鬼扯了,在我看来都一样。”她看向窗外。

  “你都不好奇吗?想不想去附近看看?”他提议着,这里是他和其他三个好友秘密商议事情的地方,因为地处偏僻,没有人会找来这里,也就格外安全。

  她想了想,“好,那你就带路吧!”等摸清楚这里的环境,她就可以离开,不再被他限制行动。

  费莫司龙仿佛看出她的心思,提醒道:“不过,别想从我眼前离开。”

  “哼!”索琳琅只是哼了声。他笑着率先走出屋子。

  瞪着他离去的背影,她深吸口气,跟着他的脚步走了出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