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姑娘不解风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不解风情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午膳时,博冷桐等人张大眸看着索琳琅拿起木盆扒饭的模样,对她大感佩服。

  “司龙,这丫头会不会将你们府邸的米粮全扫光了?”多尔夏开着玩笑。

  “我府邸什么没有,米粮最多,可以让她尽量吃个够。”费莫司龙闲逸的坐在角落笑说,对于她惊人的食量早已见怪不怪。

  “看来你已决心要养她一辈子了?”纳兰易风笑望着费莫司龙。

  “谁要让他养?”索琳琅从木盆里抬起头,“等报了仇之后,我就要回山上陪师父。”

  “啧啧啧……”博冷桐转向费莫司龙,“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伤了人家小姑娘的心呀?瞧人家一点都不想留在你身边哪!”

  “是她硬把好人当成坏人,我能怎么办呢?”费莫司龙瞅着她,话中有话。

  “你——”她怒瞪他。

  “好了,别抬杠了,我们也该处理正事了。”博冷桐提醒着。

  其他三人点头附和,一一站了起来。

  “你们要去哪儿?”索琳琅问道。

  “我们去讨论事情,索姑娘可以在这附近随意走走,若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打理木屋的老姜夫妇说。”博冷桐好心地说道。

  “我知道了,你们去吧!”虽然好奇,但她已懒得跟了。

  离去前,费莫司龙不忘提醒她,“乖一点,可别乱来。”

  索琳琅鼓着腮,以杀人的目光盯着他的背影,“要我乖我就一定得乖吗?我都还没这么听师父的话呢!”

  无聊地走到外头,她看见老姜夫妇正从外头回来,老姜肩上扛着拾来的干柴,而姜婶手里则捧着山果野菜。

  “索姑娘,出来散步呀?”姜婶笑着问道。

  “对。”她对他们笑笑,“因为无聊。”

  “无聊!”老姜明了地问道:“四位大人又在商议大事了呀?”

  “大事?”

  “国家大事呀!”老姜一脸仰慕地说,“咱们大清国如果少了他们四位大人,就不会这么富裕且国泰民安,尤其是都统。真是辛苦呀!”

  “真是这样吗?不是因为他是你的主子,你才这么说的吧?”她对费莫司龙还是抱持着不确定。

  “当然不是,都统很受百姓的景仰,此外,他在我的心目中也是最好的主子。”姜婶也道。

  “是吗?我看他挺凶的。”虽然她知道他的确对下人不错,却嘴硬的不愿承认。”她看看四周,“对了,这附近可有其他地方好逛,我想去走走。”

  “朝东边的小径直走,那一带的风景不错,但是看见岔路就必须折返,否则万一出现幻影,可是会迷路的。”老姜提醒道。

  “迷路?!”

  “对,这里每个时辰景致都会变化,很容易走错路,如果走往‘冰岩’,可是会冻坏的,那儿可是出奇的冷呀!”姜婶又道。

  “这样呀!”难怪费莫司龙会说这里很诡异,她又好奇地问:“老姜、姜婶,那你们呢?会不会被幻影影响?”

  考姜笑笑回道:“我们住在这儿已经十几年了,不会被那些幻影影响。”

  “谢谢你们,我知道了,你们去忙吧!”

  待老姜夫妇离开后,她便朝小径走去……

  *

  大半天过去,费莫司龙等人终于商讨完毕,走出房间,但他却怎么也找不到索琳琅。

  “老姜,你知道索姑娘去哪儿了吗?”他来到木屋后头,看见正在烧水的老姜。

  “都统!”老姜赶紧说道:“她说无聊想去走走,我看她朝东边小径去了。”

  “什么?那你可曾交代她不能走远,否则会有危险?”他的心一提。

  “有,我有提醒她最远只能到岔路口,难道……难道她还没回来?”老姜被他这一问也紧张起来。

  “没错,我四处寻找,就是找不到她的人。”费莫司龙吐口气,“我过去看看。”

  “都统……”老姜上前唤住他,“你对这里的地形也不了解,万一迷了路该怎么办?让小的去吧!”

  “你放心,我会小心的。”要他在这儿干等,他会更焦急。

  不再多说,费莫司龙立刻朝小径走去。

  当费莫司龙来到岔路时,仍没看见她的身影,他一颗心高高提起,仓皇难安。

  “索琳琅,你在哪儿……索琳琅……”他扬声喊道。

  久久没得到回应,他看看天色,越来越暗了,眼前开始出现幻象,前方的路变得错综复杂,情急之下他只好随意挑一条路走。

  一路找一路喊,依旧不见她的踪迹,但他不放弃,继续找寻。

  “索琳琅……”突然,他噤了声,因为他看见疑似女子的鞋印!他循着鞋印往前走,不久便看见她站在簇簇花丛前,害怕得动也不敢动一下。

  “索琳琅……”他喊道。索琳琅闻声抬头,当看见是他,立刻朝他奔了过来,“你……你来了。”

  “老姜的话你都没听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他的语气带着责备,更多的是担心。

  “我有听,我本想折回,可是双腿却不受控制的往前走。”因为害怕,她的嗓音还带着颤意。

  “我看你是因为好奇吧?”真拿她没辙。

  “对不起……”她知道错了。

  “知不知道再继续走下去会通往冰岩,如果迷失在那儿,夜里肯定会冻死。”想到她可能遭遇不测,他就胆寒。索琳琅经他这一说,心又高高吊起,“你……你不是故意吓我的吧?”

  “我可没这个闲工夫吓你。”他的火气都上来了。

  “你干嘛这么凶?”

  “我凶?!天……”她可知道他有多担心?费莫司龙拍拍额头,平时的潇洒恣意消失得荡然无存,“如果可以,我真想掐死你。”难道他上辈子欠她?才会为她操这么多的心。

  “那你就掐吧!”她负气说道。

  “你还真是——”费莫司龙的眉头随即蹙起,“走,赶紧回去吧!”

  “有两条路耶!我们要走哪条路厂索琳琅觎着他。

  “我……不知道。”一路上急着寻找她,哪有多余的心思认路?他索性从腰间掏出一个铜板,“由铜板来决定,如何?”

  “要用这种方式选择?”未免太冒险了!

  “没办法了。”他将铜板递给她,“让你丢。”

  “如果错了呢?”她好担心。

  “不怪你。”

  “你说的喔!那我丢了。”索琳琅闭上眼,将铜板往上一扔,“左边那一条。”费莫司龙点点头,“我们走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