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姑娘不解风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不解风情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两人肩并肩的往前走,一个时辰过去,却发现山路越来越陡,似乎不像回去的路。

  “我们好像走错了。”他淡淡地说。

  “嗯……”她轻抚手臂,突然觉得冷。

  “有点儿冷是不是?”费莫司龙安抚她,“我们走进了深山,气温自然会降低。”

  “那怎么办?我们赶紧回头吧!”她紧张的想往回走。

  “等等。”他箝住她的手臂,“别莽撞,天快黑了,再绕的话只会越绕越乱,还是待在原地直到天亮吧!”

  “天亮后就走得出去吗?”她冷得抱紧自己。

  “会的,你放心。”看她紧抱着自己,费莫司龙褪下身上的外衫,披在她身上,“这样好一些了吧?”

  “那你呢?”她迷惑地看看他,不懂他为何要对一个想杀他的人这么好?

  “我没关系。”

  “那我去拾柴火,生了火就会暖和一些。”她担心他会冷,在周围找着柴火,打算生火取暖。但不知为什么,这里根本没有什么树,更别说有枯枝可以捡了。

  “怎么搞的?”她原地转着圈,“为什么连根柴火都找不到了’

  “别找了。”他左右瞧瞧,“还是先找处可以避风的地方。”

  “好吧!”现在她完全没有法子了,一切只能依赖他。

  两人走了圈,终于找到一处有山壁遮掩的空地,费莫司龙将她安置在角落,“你躲这儿。”

  “可是还是好冷。”越晚气温就越冷,她都快受不了了。

  “过来靠在我身边。”他一手搂在她腰上。

  他靠着山壁,闭上双眼运气维持身体的暖和,须臾收了气,转过头,却发现她的双唇已冻得泛紫,身子更抖颤到不行。

  费莫司龙不舍极了,只好不顾她的反对将她拉进怀里,紧紧拥着她,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她。

  索琳琅睁开双眸望着他,此时她已冷得无法思考,只能凭直觉往他温暖的胸膛偎去。

  “好些了吗?”他握住她冰冷的小手。她点点头,但唇色并未恢复。

  “这样下去不行。”他想了想,立刻剥去两人身上的衣物,铺在地上,双双躺在上面。

  两具光裸的身子就这么缠在一块儿,藉着彼此的体温取暖。已冷得迷迷糊糊的素琳琅一开始有点挣扎,但是偎在他的怀里真的好温暖,脑子也不再晕眩,也就更不舍离开了。

  “你这丫头,要我拿你怎么办才好?”费莫司龙宠溺地望着她,热唇落在她额上。

  他紧紧抱着她,然而她温暖的胴体、柔软的身子,一再挑起他体内的火苗,但他强忍住,不希望她清醒之后恨他。寒气直逼而来,他将她护拥在身下,守护她度过冷冽的夜晚。

  *

  天亮了!索琳琅缓缓张开双眼,当发现自己窝在一副赤裸的胸膛里,吓得立刻推开他,望着佣懒看着她的费莫司龙。

  “你在做什么?!”她瞪大双眼,一低头,看见同样裸露上身的自己,不由尖叫了声,“啊……”

  “昨晚太冷了,不这么做,你我都会死在这里。”他瞅着她,无所谓地解释着。

  “可是……可是……”他说得没错,她又怎能怪他呢?

  “你要骂就骂吧!”他勾起嘴角,肆笑了声。

  “我……我才懒得骂你,你转过身去。”她的小脸臊红,不知道以后要如何面对他。

  “该看的我都看过了,何必再遮遮掩掩的?”他暧昧地弯起唇,笑容充满诱惑。

  “你別乱说。”她拉紧衣服掩住身子。

  “小心,露出来了。”他取笑道。

  “啊!”她低头察看。

  “好吧!你穿,我不看就是。”费莫司龙转过身,“动作得快一点,我们还要找路。”听他这么说,索琳琅很想加快动作。可越是急,就越是手忙脚乱,“讨厌,这绳子怎么全缠在一块儿了?”

  “要不要我帮忙?”他背对着她问。

  “不用。”她虽这么说,但是结还是越缠越紧。

  等了好一会儿,他有点不耐地问:“你到底好了没?”

  “就快了……就快了……哎呀!好讨厌,它怎么这么不听话。”她咕哝着。“还是我来帮你吧!”他转过身面对她,当再次瞧见她玲珑的娇躯时,他再也忍不住地搂住她,重重吻住她娇艳的红唇,含吮属于她的香甜……

  索琳琅的身子猛然一绷,小手抵在他的胸口,直想推开他,却软弱的使不出力。

  “知道吗?你早就是我的了。”他粗哑地说,粗蛎的大掌覆上她的雪胸。

  “别……别这样……我不是……”她抓着他的手,却无力推开。

  “你什么都不懂。”他捧住她的脸,四片唇再次黏在一块儿,藉由这个吻将自己满腹的热情传递给她。直到他吻够了放开她,她才得以喘息,“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怎么?又想杀我?”他眯超眸。

  “我只是……”

  发觉他又靠了过来,她赶紧噤声不语,却无措的心慌意乱。

  “很好,我当你这样的反应是自愿给我了。”费莫司龙剥下她刚穿戴好的衣物,吻上她白玉般的颈项。此时旭日已升起,让她的身子也暖和起来,体内也蓄满了热。

  在他狂野的爱抚下,索琳琅真的想忘了所有,就让自己的心放肆一次,如今她不得不承认,她是爱他的、喜欢他的。

  她不再有顾忌,将自己全然的交给他,与他合为一体……

  激情平息后,她浑身瘫软地窝在他怀里喘息。

  “后悔吗?”他望着她红透的小脸,问道。

  她摇摇头,“不。”

  “不是怀疑我杀害了你爹?为什么不后悔?”费莫司龙轻轻拨开她一缯覆在额上的发,“是因为相信我了吗?”

  “不是。”她别开脸说。

  “不是?”他眉一扬。

  “就当我报恩吧!报答你昨晚救了我。”明明是因为爱他才献身,可她就是要说出这些伤害他也伤害自己的话。

  “报恩?”费莫司龙根本无法苟同,“这真的是你的想法……单纯的报恩?”

  “没错。”咬着唇,

  “我要你看着我说。”他攫住她的下巴,盯着她那双同样载满痛楚的眼眸。

  “你不要逼我……”说着违心之论,她又怎敢看他。

  “好,我再也不逼你了。”费莫司龙失望透了!他随即起身,“我们走吧!”索琳琅难受的抿紧唇,但也只好穿戴好衣物,忍痛尾随而上,尽管再难过,她也要忍耐。

  父仇未报,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已是不对,她不能再继续堕落下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