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姑娘不解风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不解风情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临睡前,费莫司龙来到索琳琅的房门外看了眼,跟着轻叹口气,旋身就要离开。

  “你是来看我的吗?”索琳琅推门而出。

  “来看看你睡了没。”他望着她。

  “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睡不着。”从冰岩回来后,他一直躲着她,让她的心情郁闷不已。

  “不习惯这里吗?”他微勾起嘴角,“再过几天我们就回去,到时候我不会再限制你的行动。”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不管你是要走,还是要我的命都行。”他耸耸肩。

  “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她已经很难过了,为何他还要增添她的自责?

  “我没生气,睡吧!”费莫司龙望了她一眼便要离开。

  索琳琅伸手挡住他的去路,“别走,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那你说,我该怎么做?”他轻锁双眉。

  “我不知道,但不要刻意躲我。”她脆弱的眸子瞟向他,“我想告诉你,在冰岩发生的事……”她想告诉他,那时她所说的并不是真心话,她是心甘情愿的将自己交给他,而不是为了报恩。

  “哦!报恩。”费莫司龙笑着点点头,“看来我们算是扯乎了.不……上次你救了我,我还欠你一份人情。”

  “我不是指这个。”她的拳头紧紧握住。

  “那你指的是什么?我洗耳恭听。”他双臂环胸等着。

  “我……”她睇着他,思忖半天才道:“好吧!既然你要这么说,那就给你还我恩情的机会。”

  “你还真有意思,要我怎么做?”他还真摸不清她的想法。

  “我难得来北京城,希望你可以带我到城里四处走走看看。”希望这么做可以拉近彼此的距离,别让他一直避开她。

  “你不是一直想找我报仇?找仇人陪你逛北京城,不是挺怪的?”’费莫司龙好笑地问道。

  “这是两回事,再说我还不确定海域山说的是真是假,所以我可以暂时忘记这件事。”她充满期待的眼神望着他,“可以吗?”

  他紧锁眉心,“是什么让你改变想法?”

  “人都会变的不是吗?”索琳琅抿唇笑笑,“到底愿不愿意?”

  “既然是恩人的要求,我当然会做到。”虽不明白她为何有这种突如其来的要求,但他很乐意满足她的心愿。

  “那就一言为定。”她甜甜笑开,心中的疙瘩总算少了些。

  “时间不早,去睡吧!”他幽邃的眸深深瞟了她一会儿,接着便不发一语的离开。

  索琳琅张开嘴还想说什么,小嘴一启一合,但还是作罢。

  其实她也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才好,为何只要一面对他,她就变得这么踌躇和别扭呢?

  *

  当晚,索琳琅翻来覆去无法安枕,好不容易睡着了,一声鸡啼又把她给吵醒。

  伸了伸懒腰,她便下床梳洗,走出房间望着眼前的景像——

  老姜正在劈柴、姜婶则在园子里种菜,另一间房门窗紧闭着,可见他们四个人又在商讨事情了。

  “究竟有什么好谈的,竟然可以在里面待上大半天。”她自言自语的摇摇头。

  不多久,便见他们从屋里出来,这时,一个人急冲冲地跑了过来。

  “都统,不好了,海域山趁着大人们不在京里,又干了狗屁倒灶的事……”来人急着向他们禀报。

  “这该死的家伙,尽做些偷鸡摸狗之事!”多尔夏冷冷一哼。

  “我们还是赶回京吧!”费莫司龙遂道。“我去通知索姑娘。”

  索琳琅一听他这么说,悄悄返回房间,不一会儿就见费莫司龙走了进来,“睡醒了?”

  “嗯,醒来好一会儿了。”她若无其事地说。

  “整理一下,我们马上要回京。”

  “为什么这么急?”她佯装不明白。

  “京里有些事,我们几个必须立即回去处理。”他简单的解释,不想让她担心。

  “回京后,我还是可以住你府上吗?”昨晚他说的那番话,让她难受不已,就怕回京后两人会形同陌路。

  费莫司龙眯起双眸,饶富兴味地勾起嘴角,“我说过了,看你高兴,喜欢就住下,连这点都不信我?”

  “不是,只是想再确认一下,否则我真担心得露宿街头呢!”她半开着玩笑。

  “不过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你回山上去。”回京后他会很忙,或许根本无法分神照顾她。让她回山上,他也可以安心点。

  她小脸的表情一变,“你还是打算赶我走?”

  “我没这个意思,而是——”

  “反正不是打从心底愿意留我,是吗?”她深吸口气,神情有点激动,“连昨晚答应我的事都可以忘了?”

  “我答应你的事?”他挑眉。

  她咬咬下唇,“你不是答应我要带我逛北京城吗?才过一个晚上就想食言?”

  “当然不是,如果你住下,我还是会抽空陪你。”看着她受伤的眼神,他不知该说些什么。

  到底是谁先伤了谁的心?她居然还一副饱受委屈的样子。

  “我也不是要你刻意抽空,只要别忘了有这件事就行了。我这就去准备……”

  “那就好。”他又望了她一眼,便旋身步出房间。

  来时就没带任何东西,索琳琅很快就准备好了。

  看着放在床上的几件新衣裳,还有桌上的胭脂水粉,这些全是他为她准备的,他是如此用心的待她,她却还误会他。

  真傻呀!她为什么会被海域山的鬼话给蒙骗了,难怪他会这么生气。

  只是,海域山既然有皇上下的出战表,为何还可以前往江南,莫非他动了什么手脚?

  对,一定是这样。

  这是欺君之罪呀!她一定要想办法揭发他,让他为爹偿命。

  将包袱背上肩,她走出房门,见博冷桐已站在远处等着。

  她想了想便走过去,在他身后轻喊道:“提督大人。”

  闻声,他转身笑问:“索姑娘,你已经准备好了?”

  “对。”她看看其他人还没到,把握机会又说:“有件事我想请教大人。”

  “别这么客气,有话就说。”

  “是这样的,我想请问出战时,皇上可有颁发出战表?”

  “当然有,索姑娘怎么知道?”博冷桐点点头。

  “呃……我是听来的,那如果出战表上有了你的名字就必须出战,在作战尚来结束之前,可以离开战场吗?”

  “当然不行,除非圣令,否则乃欺君大罪。”

  “我懂了。”她笑着点点头。如今只要证明当时海域山真的离开战场,前往宁波,那他就是死罪一条了。

  “怎么问这些事呢?”博冷桐眯起眸,直觉奇怪。

  “以后你就会明白,谢谢大人告诉我这些。”她回以一笑,但心思已远扬……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