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姑娘不解风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不解风情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来到小铺里,索琳琅再次陷入挑选东西的苦恼。

  每样饰品都很漂亮,就不知道小练喜欢哪一个,早知道出门前就该问问她。

  “咦?都统大人你怎么会在这里?”有位姑娘喊道。

  他闻声转过头,一见来人立刻笑开嘴,“是海兰郡主,好久不见了。”

  “是呀!大人近来都在忙些什么?好久没来我们府里坐坐了。”海兰郡主对他笑得非常甜腻。

  “我近来是真的忙,延立贝勒近来如何?”

  “我哥还是老样子,帮忙我阿玛管理一些事务。”海兰郡主痴望着他,“他也说好久不见你了。”

  “有空我一定会去找他。”费莫司龙飒爽一笑。

  “那你就不来找我吗?”她撅起唇,不依地撒娇着。

  “海兰郡主,你说笑了。”他双手抱胸,柔魅的笑容满是迷人神采,“我当然也是为了看你。”

  “真的?”海兰郡主面露欣喜。

  索琳琅缓缓走过去,“都统……”

  “索姑娘,这位是廉庆亲王府的海兰郡主。”他笑意盎然地做着介绍。

  “海兰郡主你好。”索琳琅朝她曲膝问好,“小女子索琳琅,是都统大人的……”

  见她不知如何解释自己的身份,他主动替她接了话,“索姑娘是我府上的贵客。”

  “贵客?”海兰郡王不解,费莫司龙什么时候会与平民为友了?

  “没错,之前她曾救过我,目前她正在我府中作客。”他再次说明。

  “原来如此。”海兰郡王对她笑笑,“你救了都统,也算是我的恩人,谢谢你了。”

  “呃……郡主,快别这么说。”她摇摇头,“我其实也没做什么。”

  望着绝美出众的海兰郡主,再想想费莫司龙的身份,索琳琅不禁自卑的垂下脸,连再看他们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原以为今天会是她最快乐的一天,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景。

  “对了,不知今晚都统有空吗?”海兰郡主问道。

  “郡主有事吗?”他俊逸的外貌,让海兰郡主心动不已。

  “今天正好是我的生日,想邀大人今晚到府里作客。”海兰郡主满是期待的说道。

  “这怎么好意思?”

  “如果你拒绝了,才是真的对我不好意思。”海兰郡主伶俐地说,就是要他无法推辞。

  ‘好吧!我定当前往。今日在这儿与郡主巧遇,可说是极为有缘,郡主就挑样喜欢的东西,当成我送你的贺礼。”他大方的说。

  “你要送我礼物?”海兰郡主好开心呀!

  “一份薄礼而已。”

  “别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她开心的挑着饰品,一件换过一件,好像每个都很喜欢。

  索琳琅看在眼中,心想她也好喜欢呀!可她却要用自己的酬劳去支付,还差真多呐!

  瞧他们交谈得如此愉快,她杵在这儿似乎有点多余,与其留在这里看得伤心,到不如先离开吧!

  于是趁着他们正在挑东西时,她悄悄付了帐,离开铺子。

  沿路上她欣赏着城里的热闹景象,享受着这份自在,她在心底暗暗发誓,等父仇报完,她一定要带牙师父与师兄弟们来这儿看看,让他们也尝尝京城的各式佳肴、看看各种小玩意儿。

  至于费莫司龙……就把他忘了吧!这两天她总觉得他对她冷淡许多,是她过去伤了他也好,或是他厌了她也罢,反正她日后便要回山上,和牙师父及师兄弟们作伴。

  “突然闷声不响的走人,居然还哭?”不知何时他追了过来。

  ‘你……你不是陪着那位美丽的郡主吗?还来找我干嘛?”索琳琅没想到他竟会追过来,更没想到自己想着想着居然哭了,这窘状偏偏让他撞见了。

  “我今天出门可是为了陪你,你忘了吗?”他扯着笑,看着她红肿的眼,“是你自己溜掉的,还好意思哭?”

  他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毫不顾忌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这亲昵的举动让她既无措又紧张。

  “怎么了?脑袋垂得这么低?”他低笑着。

  “别这样,大家都在看……”她害臊地看看周围。

  “我都不在乎了,你在意什么呢?”他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

  “我当然在意,我可是个姑娘家,万一被误会怎么办?”牙师父就曾告诫她一定要注意女孩子该有的矜持。

  “你担心自己嫁不出去?”他神秘的黑瞳轻轻一闪。

  “也不是。”

  “那是……”

  “我只是不想让师父失望,他直担心我在北京城待太久会变了个人,失去原有的纯真。”说起牙师父,她就满是思念,嗓音不由哽咽。

  “失去纯真?别忘了你已经成为我的女人了。”本不想说,但他要让她明白,很多事不是光希望就不会变。

  “你……”她没料到他又提及这件事。

  “所以你的改变都是因为我。”他直睇着她,“事到如今,你要怪要恨,我都照单全收。”

  “我并没怪你的意思。”她赶紧解释,“那天也是说着气话,我……我其实没那个意思。”

  她的话让他难以置信,“你……你是说真的?”

  “嗯。我不怪你。”她垂下脑袋,“所以你就别再生气了。”说完,她害羞的拔腿就跑。

  “你给我回来。”费莫司龙箝住她的手,盯着她,“这么说,那晚你也是心甘情愿的罗?”

  “干嘛要明知故问?”他的问话让她的小脸顿时涨红。

  费莫司龙将她拉到身前,再问一次,“告诉我,你是喜欢我的吧?”

  “我……我不想回答。”她摇着脑袋。

  “因为被我说中了?”他低沉的嗓音魅惑中还带着淡淡笑意。

  “说中了又如何?”索琳琅尴尬的想转移话题,“不是要带我去看看紫禁城吗?快点呀!”

  “你这丫头,真功夫没有,逃避的功夫倒是一流。”费莫司龙倜傥的邪美笑容再度扬起,‘你以为我这次会就这么算了?”

  “什么意思?”她不安地眨着眼。

  “诚实点问答我,否则我可不带你去紫禁城。”他和她谈起条件。

  “你怎么可以食言?当初可没说这个。”她撅起小嘴,“如果你不肯带我去,我自己去总成了吧?”

  就不信问了路人,她还找不到紫禁城的方向。

  对他皱皱鼻子,她便走到路上拦下一名路人,客气地问道:“这位大叔,请问紫禁城是往哪个方向走?”

  “往那个方向。”路人伸手朝南边一指。

  “谢谢。”她回头朝费莫司龙做了个鬼脸,开心的往南边走去。

  费莫司龙没辙的摇摇头,只好跟着她的脚步前往。

  走了一段时间后,一面宏伟的城墙映入眼帘,让索琳琅都看呆了。

  “好漂亮!”只是城墙这般高,怎看得见里面的锦绣宫阙?

  瞧见她渴望的目光,他明知故问:“怎么了?不是瞧见了吗?怎么不开心?”

  “只看到高高的城墙,有什么好高兴的?”她懊恼地说:“就算来到这里,没能进去就看不到传说中华丽气派的宫殿了。”

  “要看到华丽的宫殿并非不可能的事,重点是你该相信谁?”费莫司龙意有所指的说。

  “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她瞠大眸子。

  “当然。”他装作神气的样子。

  “那你说怎么样才肯带我进去?”该不会又要逼她回答那些怪怪的问题?

  “瞧你紧张的,跟我走不就可以看见了。”捏捏她的腮,费莫司龙绽出一抹绝魅的笑影,随即转向另一个方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