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姑娘不解风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不解风情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费莫司龙带着索琳琅来到了地位于紫禁城后方的山坡,从这儿可以清楚地看见宫里的一切——

  壮观的殿堂矗立其中,外围则是一排又一排的宫宇,叠叠层层排开、一圈又一圈的延阁高高低低往外延伸。

  她张大眸子望着,如此辉煌典雅的紫禁城,哪能让人看了不激动呢?

  他笑望着她,“这样满足了吧?”

  “不但满足,还好感动。”说着,她便转向他,“都统,谢谢你。”

  “只有这样?”他微眯起双眸,压抑着内心的欲望。

  “对,要不然你还想要什么?”她被他那双利眸盯得身子一颤,结巴地说:“反……反正我很谢谢你……如果……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只有带着……带着失落回山上了。”

  瞧她说话竟然会发抖,他想或许是他逼她太急了,“算了,我该早习惯才是。天色已暗,我们回府吧!”

  “天色居然这么快就暗了。”她有些不舍地瞅着他,“你回府后,还要去参加海兰郡主的生曰宴吧?”

  “也是,经你一提,时间也差不多了。”看来她是不会因为他要赴约而有任何不悦。

  费莫司龙,你真的该收心了,其他的都别再想了。

  “那就快走吧!”虽然难抑心中的苦涩,但她还是扬起笑,不想让他看出她的难过。

  见她越走越快,仿佛恨不得快点甩开他,他只能摇摇头;重叹口气。

  回到府邸外,他没料到海兰郡主已在大门外等着他。当她一看见他,立刻快步走向他,“都统大人,你总算回来了!”

  “海兰郡主,你这是?”

  “我是来接你的。”她指着一旁,“马车都准备好了。”

  费莫司龙飒爽一笑,“郡主不必亲自来接,我可以自行前往。”

  “我知道,只是……”她意有所指的瞟向索琳琅,“我只是担心你忘了赴约。”

  “怎么可能,瞧我不是回府准备了?”他不由失笑。

  “我是怕你为了陪索姑娘而忘了时间。”

  ‘案姑娘?你多想了,还是索姑娘提醒我赶紧回来赴约的。”

  “原来如此。”海兰郡主这才安了心,“这表示你和她之间没有任何关系罗?那真是太好了,我好怕大人已有喜欢的女子,因为……因为我早已倾心于大人。”

  海兰郡主的声音虽小,却刚好让索琳琅听见,就在这瞬间,她好像被点了穴,半天无法动弹。

  费莫司龙也震住了,但他随即笑道:“郡主,你说笑了。”

  “我才不是说笑呢!”她将他拉到角落,“瞧,这是你送我的耳坠子,我马上就戴给你看,是不是很美?”

  他瞧了眼,扯开嘴角,“很美,你看中的东西怎不美呢?”

  “真的?那我以后可以喊你司龙吗?老是大人大人的喊,还真疏远。”她得寸进尺的要求。

  “当然可以了,我和你哥也算是从小认识,你就像我的妹妹一样。”

  “那你也直接喊我海兰吧!”她扬起脸,那张芙蓉脸妩媚极了。

  这时,费莫司龙察觉有道人影靠近,见到因闪避不及而一脸错愕的索琳琅。

  “你——”海兰一见是她,立刻变了脸,“你这是干嘛?竟然偷听我们说话!”

  “不是的。”索琳琅心慌地解释,“我没要偷听,只是想对都统说一声,我想进去了。”

  “那就进去呀!”

  “是,我知道了。”索琳琅朝他们曲膝行礼后又瞧了费莫司龙一眼,便迅速离开。

  费莫司龙看着她逃离的身影,才想追过去,就被海兰拉住手,“时间差不多了,不必准备了,我们走吧!”

  他沉吟了会儿,点头道:“好,那走吧!”

  费莫司龙和郡主一起上了马车,但唯有他知道他内心有多焦躁了。

  “索姑娘,你回来了?”

  小练一见索琳琅回来,立刻上前问道:“北京城好玩吗?”

  “嗯,很热闹。”她无力一笑。

  “都统会亲自带你去,可见他对你很不错耶!”小练笑眯了眼,“我真的太为你开心了。”

  “开心?”索琳琅都快伤心死了,还有什么好开心的。

  “都统对你好,怎不开心呢?”她偷偷笑着,“都统也回来了吧?”

  “他是回来了,不过刚刚又去赴海兰郡主的生日宴。”说到这个,索琳琅更显得颓丧。

  “原来如此。”小练点点头,“对了,晚膳时间到了,是要去膳堂用,还是我去端来?”

  “不必了,我还不饿,等饿的时候我自己再去膳堂用。”她对小练点点头,“你用完膳就直接休息吧!”

  “你又要静一静了?”小练理解一笑,“是,我这就出去。”

  “等一下。”索琳琅从袖袋中掏出一只手环,“这个送你。”

  小练瞪大眼,“索姑娘,这是?”

  “去铺子里买的,我想你会喜欢。”索琳琅柔柔一笑。

  “喜欢,当然喜欢,你……你真的要送我?”小练好感动,“好漂亮喔!”

  “对,是我特地为你挑选的,你就收下吧!”见她喜欢,索琳琅也觉得欣慰。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索姑娘。”接过手环之后,她连声道谢后便开心的离开了。

  房间突变安静,索琳琅走出房门,来到樱树林里看着纷飞的樱花辦,“为什么?为什么眼看他就这么离开,我的心会这么疼呢?

  “原以为……我可以淡漠的看待这一切,只要能和师父、师兄弟过一辈子,我就很满足了,可为什么眼看他和别的女人一块儿离开,我的心会这么难受.她痛苦地自言自语。

  突然,她想起了海域山,“怎么办?这么多天过去,还是找不到报复的好法子。

  一旦报了仇,她就可以离开,也就不用天天待在这里自怨自艾。

  回到房里,她拿出那颗烟火球与毒药,思考着该怎么做才好。

  “老天,你就帮帮我吧!现在我什么都不求,只希望将仇报了,早点回凤阳山上。”如今她唯一想到的办法就只有逃避。

  逃避他、逃避爱他的心……

  因为没有胃口,她上床躺着,过了好一会儿才睡着。

  夜里,她作了个奇怪的梦,被噩梦惊吓得汗流浃背、猛地醒来……再睡下,迷迷糊糊中,似乎看见费莫司龙走进屋里,坐在床畔轻拂她的发。

  当颈子传来搔痒感,她缓缓张开眼,才发觉坐在身侧的真的是费莫司龙!“你……你回来了?”

  “嗯。”他望着她,“你还好吧?”

  她摸摸自己的脸,好像流了不少汗。

  “瞧你满头都是汗。”他伸手轻抚她的额头,“天,怎么这么烫?”

  “只是受了点风寒吧!我没事的。”她虚弱一笑。

  “我这就去请大夫来。”

  “不用了,请帮我将包袱拿来。”她指着五斗柜。

  费莫司龙走过去,找出她的包袱,“你是指这个吗?”

  “没错。”她虚弱的接过手,从里面掏出一只瓶,倒了一颗药丸吞下去。

  “这是什么?救命丸?”他疑问道。

  她笑了,“我哪有那么多救命丸?这也是师父亲自调配的药丸,专门治风寒和一些病痛。”

  “这真的可以?”

  “是呀!在山上时只要生病就吃师父的药丸,比仙丹还灵呢!”索琳琅露出一抹笑,但对上他烁亮的眼眸时,她却避开视线,想隐藏自己卑微的爱意。

  “为什么不看我?”他眯起眸。

  “我想睡了。”他的温柔暖语,只会让她的心更难受。

  “真的要赶我走吗?”费莫司龙直觉她有话对他说。

  “我……我不知道你留不要做什么?”她烦闷地看着他,“你应该去陪海兰郡主,不是我。”

  “海兰?!”

  “她喜欢你,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偷听的,但我相信你也喜欢她,又何必在乎我?”索琳琅强忍泪水。

  “你……该不会还是爱着我吧?”他这话让她的心颤动着。

  她却只是傻傻地望着他,任泪水一滴滴的落下……

  “傻瓜,怎么不说话呢?”见她红着眼眶看他,他更心急了!

  “对,我是爱你,非常爱你,这样可以了吧?”索琳琅一说完又躺了下来,将自己藏进被子里。

  费莫司龙看她躲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真是好气又好笑。

  “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也该满意了,快走啦!”她觉得好丢脸,连面对他的勇气都消失了。

  “我连你说什么都没听清楚,怎么可以走呢?你刚刚说什么?非常爱我,那就是比爱更爱了?”他凑近被子,徐徐问道,“你是故意的吗?”天,她闷得都快没气了。

  “因为没听懂,想搞清楚点,这样也错了?”他挑眉。

  “老天!”索琳琅再也受不了的掀开被子,将小脑袋露出来大口大口吸着气,但猛一吸却吸住他随即覆上的唇。

  她身子一震,才有想逃的念头,他马上用双手锁住她的身子,“别走。”

  “你这是干嘛?我不是说了,去找你的郡主,就算我喜欢你也没用,到头来我还是得回凤阳山。”

  “谁准你回去了,又是谁说郡主是我的?”他难得口气显得急促。

  “她说她喜欢你。”

  “但我说我喜欢她了吗?”费莫司龙深吸口气,道出心意,“我好像还没告诉你我爱你是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