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姑娘不解风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不解风情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乍闻他这句话,她吃惊的眸子瞠起,“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你认为我闲来无事,说这种话逗着你玩吗?还有,硬是将你留在府中又是为了什么?真以为只是为了报恩?”他深情的瞅着她的眼,眸影深处映着她泛泪的眼。

  “你……”不敢相信幸福会降临在她身上,她的脑袋一片混沌。

  “你不愿意接受吗?还是仍当我是仇人,所以心底有着疙瘩?”他脸上覆上阴影。

  “不是,我知道我是上了海域山的当,被他所骗。”她垂下脸。

  “哦~~怎么突然觉悟了?”他有点意外。

  “其实我本就相信你,只是他提的证明让我迟疑,上次又听见你和另外三位大人的谈话……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对不起,是我误会了你。”她不好意思的垂下脸。

  “看来你老爱偷听我说话。”他扯着笑。

  “不是,我不是故意偷听的。”索琳琅慌张的解释。

  “你不怕我是故意要他们这么说的?”瞧她单纯的,经常因为别人的一两句话而受影响。

  “啊!”她愣了下。

  “我只是想知道,如果真是这样,你怎么办?”他紧蹙双眉,仔细瞧着她的反应。

  她回睇他询问的眸光,大声的说:“才不会,你不会这么做,别再说这些话误导我了,从现在起我十成十的相信你。”

  “真心话?”他因为她这句话而感动。

  “当然了,要不然我早动手杀了你。”她皱皱鼻子。

  “呵!真会说大话的丫头。”他贴近她的脸,“也不想想凭你那点功夫,凭什么杀我呢?”

  “我看是你说大话吧?”她眯起眸,指尖往他腰间一点,“现在你只能任我摆布了吧?”

  “你点了我的穴?”他惊愕的瞪大眼。

  “你不是说我没办法杀你,现在就是很好的机会。”她让他躺在床上,坐在他身侧笑嘻嘻地问:“你要我怎么对你呢?”

  “你觉得很有趣吗?”费莫司龙还真是服了她,但看着她开心的笑靥,他又没法子生气。

  “当然有趣,这可是我第一次掌控你耶!”瞧着他动弹不得的有趣模样,她突然问:“都统大人,你怕不怕痒?”

  “你想做什么?”他蹙起双眉,“千万别乱来。”

  “我只是想搔你痒,听说男人大多不怕痒,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说着,她抓起自己的一缯发丝,开始搔弄着他的颈窝……

  “喂,你住手!”费莫司龙涨红着脸,强忍着。

  “哈……你的脸都涨红了,看来你是怕痒的耶?”她玩得不亦乐乎、开心不已。

  “你不是不舒服,现在精神来了?”

  “我师父的药向来灵光,一会儿就有效了,现在我精神好多了。”她兴奋地咧着嘴。

  “老天!”费莫司龙有点后悔拿药给她了,发现她玩得越来越过火,他怒目一瞪,沉声喊道:“索琳琅,你到底玩够了没?”

  “好可怕的眼神喔!”她佯装害怕,心底却非常得意。

  瞧她那天真的笑靥,费莫司龙本想让她多“玩”一会儿,可是她竟然开始在他身上乱摸起来,她以为他是块木头还是铁块?

  眸心微眯,已按捺不住的他倏然翻身压住她,嘴角弯起诡谲的笑痕,“你知不知道自己刚刚在干嘛?”

  “我……”索琳琅吓了跳,完全没想到他居然还能动。

  “你在我身上乱摸乱抓的,想勾引我吗?”费莫司龙肆笑着。

  “我没有!”她的小脑袋摇得像波浪鼓,好奇地问道:“我不是点了你的穴,你怎么可能动呢?”

  “哈……你是点了穴,但那根本制不住我,我只要一提气就解开了。”

  “什么?”她吃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那你刚刚只是在唬弄我罗?”

  “我只是以牙还牙。”他点点她的俏鼻。

  “小家子气的男人,我讨厌你……”如今想来,刚才自己太得意忘形,还真丢脸呢!

  嘟起小嘴,她忍不住对他拳打脚踢着。

  “这可是你自己找上门的,别怪我不客气罗!”往她的小脚一抓,他七手八脚的褪去她的袜子、短衫、裙裾……让她光滑如脂的胴体尽现他眼前。

  “都统……”她的嗓音低呼在他的唇内,沉溺在他的爱抚中,最后连人都酥软在他身下……

  今晚,夜正长。

  *

  翌日一早,索琳琅张开了眼,察觉费莫司龙的手还紧紧扣在她腰间。

  她转过身,调皮地摸摸他的眉、他的鼻、看着他闭眼蹙眉的模样,她掩住唇轻笑了出来。

  “你又在捉弄我了?”他突然开口,又吓了她一大跳;“都……都统,你醒了?”她眨了眨眼,赶紧抽回手。

  “我比你还早醒来,但见你睡得这么沉,我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就怕吵醒你。”费莫司龙撇撇嘴。

  “那我们可以起来了。”一早起来两人这么面对面,让她非常不自在。

  “待会儿,又不急。”他无赖地将她搂得更紧,还搔她痒。

  “讨厌……不要啦!”索琳琅笑着直往他怀里钻。

  “昨晚你不也这么对我?”他不过报点小仇。

  “哈……那你小心喔!”她也伸长手猛搔他的腰窝。

  就这么,房内传出一阵阵嬉闹的笑声。

  “索姑娘、索姑娘……我是小练。”门外小练的呼唤吓得她赶紧止住笑。

  “有事吗?”

  “我好像听见都统的声音?”小练偷偷笑问:“请问都统在里面吗?”

  索琳琅脸红耳热地撞撞他的肩,“不管了,你回答。”

  他扯唇一笑,于是提起嗓子说:“我在。”

  “都统,你真的在呀!”小练掩嘴一笑,恭敬说道:“是这样的,海兰郡主现在在大厅等着你。”

  “你是说海兰郡主?!”费莫司龙双层一撩,“好,请她稍等,我马上过去。”

  “是。”小练立刻退下。

  “海兰郡主一定很喜欢你,她又来看你了。”索琳琅有点担心地说。

  “不管她怎么想,我都有自己的决定,放心吧!”他起身整装,“走,跟我一块儿去。”

  “我也要去?”索琳琅有点害怕。

  “当然,你是我的女人呀!理当陪着我。”他绝魅一笑,给她信心。

  她深吸口气,点点头,决定勇敢的面对。

  费莫司龙走出房间后,索琳琅迅速换好衣裳走了出去,“我已经好了。”

  “走吧!”

  费莫司龙领着她前往大厅,而海兰郡主一见到他们两个一同出现,满脸的错愕。

  “司龙,我有事找你,你带她过来做什么?”她蹙眉问道。

  “我带她过来应该没影响吧!要说什么郡主可以直说。”费莫司龙转首看看索琳琅,笑意盎然的坐进椅中。

  “昨晚你走得好急,我还有好多话没说呢!”海兰郡主笑着走向他,“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

  “郡主,谢谢你的抬爱,但是我实在无法接受。”他站了起来,婉拒她的好意。

  “没办法接受?”海兰郡主激动的抡起一双拳头,“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海兰郡主可是拉下脸对你示爱耶!”

  他拉过索琳琅,“我喜欢的女人是她,只能对郡主说抱歉了。”

  “你喜欢的是她?”海兰郡王倒抽口气,“哼!我就说,你们两个的关系看来就是这么不寻常,我早知道不单纯了。”

  “海兰郡主,我知道你是位好姑娘,只能说你和我无缘吧!”他尽可能的想安慰她,但是听在海兰郡主耳里却非常的刺耳。

  “既然知道我好,却还喜欢她这种卑微的女人,你……你真是一向眼高于顶的费莫司龙吗?”海兰郡主愤懑地说。

  “够了,你说谁是卑微的女人?”他拧起盾,才想说什么,就见索琳琅朝他摇摇头,要他别再说了。

  “我说她。”海兰郡主大刺刺的指着索琳琅,“算了;你的眼光既然这么差,我也不屑再喜欢你了。”说完,便气恼的离开了。

  “没有关系吗?”索琳琅不安地问。

  “别紧张,她只是骄纵成性,恼火个几天就会忘了。”他对她笑笑,“走吧!咱们一块儿去用早膳。”

  “我们一起?”

  “小练知情了,我想整座府邸都知情了,也没必要再闪躲了,走吧!”他揽着她的肩,一点也不想隐瞒他俩之间的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