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姑娘不解风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不解风情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说什么?费莫司龙被兵部侍郎抓去了?这怎么可能?”海兰郡主并不相信。

  “我说的是真的,拜托……求求你一定要救他。”索琳琅跪了下来,“如果你肯救都统,我愿意退出。”她忍痛说道。

  “哈……我才不要你退出,我海兰要个男人还不容易吗?你还是快走吧!别让我看了碍眼。”瞪她一眼后,海兰郡主便领着丫鬟回房。

  *

  “算了,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索琳琅回到府中,从房间拿出海域山交给她的两样东西,来到后山,将手中的烟火球往远处一扔,顿时烟花四射。她相信海域山的手下应该会察觉才对,接下来就只有等待了。

  她在原地来回不停的踱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她终于看见海域山慢慢朝她走来。

  “你找我?”他笑开嘴问道。

  她点点头,走上前,“费莫司龙是不是在你手里?”

  “为什么这么以为呢?”海域山装蒜地笑笑,“你对我的恨意似乎比以往还深,你该不会真的被费莫司龙给迷惑了?”

  “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我要见他。”她握紧拳,压下内心的急躁。“你就这么确定他在我那儿?”海域山挑起眉。

  “本来我还有点犹豫,但是现在我看见你的笑容,已能百分百确定。”她走向他,“请你放了他,我愿意拿我的命来交换。”

  海域山的脸色倏然下沉,“你……你真的爱上他了?他也是因为你而自愿被缚,你们两个还真是——”

  “你说什么?他为了我而自愿被缚?”她眉头轻蹙,想了想蓦然明白,“你拿我要胁他?!”

  “没错,就是这样。”

  “你太过分了,为什么要这么做?”索琳琅激动地对他出拳,“快放了他,我要你放了他。”

  海域山轻易地闪过她的攻势,“算了吧!我劝你彻彻底底的忘了他。”

  “意思是你会杀了他?”她全身颤抖地问。

  “是他逼人太甚,杀了他也不为过。”

  “好,那我就陪他一起下黄泉。”她从腰间拿出他给她的毒药。

  索琳琅正要将毒药吞下,海域山忙喊道:“别吃!你不能吃……”

  “为什么?我不过是个陌生人,我死了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她拧眉说。

  “当然有关系,你……你是我的亲妹妹,海莲儿。”他大声说道:“我本来不打算这么早告诉你。”

  “你说什么?”她嗤笑,“说笑话吗?可惜我现在没心情听。”

  “我是说真的,十六年前索恩典将你从家里抱走,五年前我终于查出你的下落,但索恩典怎么都不愿承认他做的事。”海域山愤怒地说。

  “所以你就杀了他?”

  “我没杀他,我只是要了点手段,他自知理亏,这才自尽的。”他急急解释。

  “你说他是自杀的?”她摇摇头,“不是,这怎么可能?”

  “你若不相信,可以去问问当初验尸的仵作。”海域山盯着她的眼道。

  “好,我会去查,那你又要怎么证明我就是你的妹妹?”这一切未免太令人不敢相信。

  “我调查过你,确定你就是莲儿,加上你颈上的胎记……我猜你的右臂也有块胎记,对吧?”他眯起眸说。

  他的话果真让索琳琅震住,她摸摸自己的右臂,“你怎么知道?什么时候偷看的?”

  “我有可能看得到吗?你到现在还在怀疑我说的话?”他无奈地说。

  “这么说你真是我大哥?”她疑惑地想了想,“算了,无论是或不是,都请你放了费莫司龙。”

  “你为什么非要我这么做呢?”

  “因为我爱他。”她手拿着毒药,“如果不能见他一面,我就立刻服毒自尽。”

  “住手——我找你找了多久你知道吗?”海域山抓住她的手。

  “那就成全我的爱,否则我也无法独活。”她痛苦的流下泪来。

  “你——看来你是真的爱他。”海域山叹口气。

  “放了他好不好?”她祈求地问道。

  “那他会放过我吗?”

  “我会求他,他一定会答应的。”她紧抓着他的手,“如果你真是我大哥,就答应我。”

  海域山蹙起眉,遇到这情形只好认了,“算了,你跟我来吧?”

  “哥,谢谢你。”索琳琅激动地说。

  他闭上眼,摇摇头,“先别谢得太早,如果他不肯放过我,我还是会杀了他。”

  “是,大哥。”只要能救费莫司龙,要她喊他什么都没关系。

  当费莫司龙见到索琳琅,大为震惊,“怎么回事?你也被抓了吗?海域山那家伙可有对你怎么样?”

  “没有,他没对我怎么样,你呢?还好吗?”索琳琅关心地检视着他。

  “我没事。”

  “你真傻,为什么要跟着他们回来?如果你怎么了,我该怎么办?”想起他可能遇害,她仍会颤抖。

  “就算我不在了,你还是得好好活下去。”他轻拂她的脸。

  “我才不要。”她紧握着他的手。

  “对了,你是怎么进来的?难不成海域山……”

  “不是,而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脑子里还是一团乱。”从海域山那里得知的事,让她至今仍恍恍惚惚的。

  “我替她说好了。”海域山走了进来,“她本名叫海莲儿,是我的亲妹妹,从小就被索恩典给抱走……”

  “什么?原来她是你妹妹?!”费莫司龙同样惊讶。

  “听你的口气,好像知道她的身份?”

  “我不知道,但是索老前辈曾提过女儿是他抱来的,却没说明她的来处。”费莫司龙轻轻一叹,“我爹提过……这么说是真的了!”索琳琅身子一晃。

  “索老前辈的夫人原本生下一名女娃,但后来女娃死了,索夫人的精神就变得极度不稳定,只要看到别人的孩子就抢,还哭喊着是她的孩子。索老前辈不忍心见妻子如此难过,于是在一次北巡时,将客栈隔壁房的女娃给偷抱走。”费莫司龙说着当年索恩典告诉他的事。

  “那正是我额娘抱她回江南探亲的时候。”海域山解释。

  “那么索老前辈是你杀的吗?”费莫司龙朝他跨近一步。

  “我没杀他,只是逼他把妹妹还给我,否则便要将此事公诸于世。”海域山皱着眉,“谁知道他竟然就自尽了。”

  “那爹娘呢?”

  “你是正旗人,得喊阿玛、额娘。”海域山轻叹口气,“他们早在三年前便先后去世了。”

  “天……我连见他们一面的机会都没有。”索琳琅捂着脸轻泣。

  “这一切始作俑者就是索恩典,你还要替他报仇吗?”

  “虽然他把我抱走,但他真的很疼我、照顾我。”索琳琅实在无法怪罪自己的养父,“不管怎么样,你说要放了费莫司龙,就不能反悔。”

  “那你答应我的事呢?”

  “这……”索琳琅转向费莫司龙,“看在我的面子上,他又是我哥,不要再强逼他了,他也知道错了。”

  “他会知错?”要他如何相信?

  “说知错太牵强,但我日后不会再干这些事,妹妹找到了,我也得为她想想。但是你也得反省,我之所以越做越错不都是因为你吗?”海域山怒视着费莫司龙。

  “因为我?这是什么笑话?”

  “你每次都在皇上面前抢尽风头,所以我恨你。之后发现你和索恩典有来往,所以我特地挑你去江南的时候去找他,本想找回妹妹后再找你算帐,哪知道却将腰带遗落在那里。”他眯起眸说。

  费莫司龙轻嗤,“呵!还真会把过错推到别人身上。”

  “你——”

  “够了,你们两个不要一碰面就像仇人一样。”索琳琅制止他们争吵,对海域山说:“哥,过去的事就别再说了,我要带他走了。”

  说完,索琳琅便将费莫司龙拉出去,海域山见状可恼了,“这种赔钱货,我千方百计找回来干嘛呀?”

  不,他才不会便宜了费莫司龙,要娶他妹还得先过他这关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