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姑娘不解风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不解风情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为难海域山?”离开海府之后,费莫司龙问着索琳琅,“又怎能替我答应他任何要求呢?”

  “你生气了?其实我也很恨他,尽管我爹当初把我抱走。但是他逼死我爹,我能不怨吗?只是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我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她委屈的说。

  “唉!”他真不知该拿她怎么办。

  “你到底肯不肯给我哥一个机会,我相信我爹也会原谅他的。”她直摇着他的手,半带撒娇。

  “你这是在为难我。”他很无奈。

  “就这一次嘛!”她对他眨眨眼,“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算我说不过你。”他捏捏她的小脸,“好,他若能保证不再为非作歹,我可以暂时饶过他。”

  “真的,谢谢……谢谢你。”索琳琅开心得跳了起来,在他颊上印了一吻。

  “今后我该怎么喊你?琳琅还是莲儿?”费莫司龙半眯起眸,轻撩起她鬓边长发,瞅着她绝美的容颜。

  “还是喊我琳琅吧!在我记忆中有我爹娘对我的爱,虽然对不起我的亲生父母,但我还是觉得这样最好。”她很认真地说。

  “你怎么想都好,我都支持。”他扯唇一笑。

  “过两天我要去爹娘和阿玛额娘的坟前上香,你要陪我去喔!”现在有他陪伴,她可是开心的咧!

  “海莲儿,去祭拜阿玛与额娘由我陪你去,用不着他。”海域山竟追了过来,还用力抓住她的手,“跟我回去。”

  “哥!”她吃了一惊。

  “好不容易我们兄妹团聚,你不回海家,难道还要住在他府中吗?”海域山不满地说道。

  费莫司龙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的妹妹,于是对索琳琅说:“他说得对,你陪你哥吧!我会再去找你。”她点点头,虽然不舍,但她知道自己已不适合再住在都统府中。

  索琳琅目送费莫司龙返回府邸。

  “我们也回去吧!陪大哥好好吃顿饭。”海域山笑着对她说:“还有,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你见费莫司龙。”说完便往家里的方向走。

  “哥,你怎么可以这样……”

  “谁教那家伙要这么拽?哈哈哈……”她直追着他,直到踏进海府,才知道自己要出府简直比登天还难!

  *

  三天后,费莫司龙终于忍受不住对索琳琅的思念,前往海府见她。一到那儿,他就尝到了苦头。

  “我要见琳琅,请你让她出来见我。”他望着一脸得意的海域山。

  “我们这儿没有琳琅,只有海莲儿。”

  “好,那我要见海莲儿。”费莫司龙深吸口气,压住满腔的怒火。

  “她现在是我妹妹,我可以不让她见你,你快离开。”海域山双手负背,扯着抹笑。

  “我已经答应在皇上面前为你说情了,你还想怎么样?”若非他是索琳琅的大哥,他真想一掌劈了他。

  “如果你够义气,就不该将我的罪证呈给皇上,事后才要为我说情,岂不多此一举?”海域山跋扈地说。

  “这已是最大的让步,我不会再让了。”没想到这家伙这么不讲理。

  “事到如今我也不用你让,如果我被皇上处斩,我妹也不可能嫁给你,你尽管告发我。”海域山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

  “好吧!既然你不想活,那就随你了。”费莫司龙再看他一眼后便离开海府。

  “喂……你怎么可以就这么走了?”原以为他会为了莲儿下跪,请求见她一面,可他竟然还撂狠话?

  “好,你给我记住,不要再来找我妹。否则我要你好看。”海域山对着费莫司龙的背影大喊道。

  费莫司龙只是撇撇嘴,隐隐一笑,不再搭理。直到天色渐渐暗下,他趁着海府护卫不注意之际,潜入府里。

  唉!什么时候他这个骁骑营都统,竟要为了一个女子攀墙潜入别人家里?他不禁自嘲。

  在海府绕了圈,终于找到索琳琅的房间,他先敲了敲窗子。

  索琳琅不明所以的打开窗,一见是他,立即喊道:“怎么是——”话还没说完,她的小嘴已被他的大掌掩住。

  “嘘,别说话!”他跳进房间,将窗子掩上。

  “你怎么现在才来?”索琳琅吸吸鼻子,“知不知道我好想你……但你为什么要爬窗呢?”

  “我墙都爬了,爬窗有啥大不了的?”他撇撇嘴。

  “你爬墙进来的?”她捂着嘴,难以相信,“为什么要这么做?觉得幽会比较有意思吗?”

  “你这丫头,从哪儿学来‘幽会’这词?”费莫司龙拧拧她的鼻尖。

  “幽会这词我早会了,凤阳山的师兄们经常下山与村里约姑娘幽会呢!”她低低一笑。

  “什么?”他脸色瞬间沉下,“以后不准你回山上了。”

  “怎么可以?不让我去,我就逃走。”她噘起小嘴。

  “你连海府都逃不出去,怎么逃回凤阳山?”费莫司龙抓住她的肩,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她,“知道吗?我想死你了。”话还没说完,他已将她紧锁在胸前,好紧好紧……

  “你怎么了?想我就早点来呀!”索琳琅心底漾着喜悦。

  “是想早点来,但是一想起你大哥,我就陷入犹豫。”他轻逸出无奈的笑容。

  “我大哥怎么了?”她抬起脸。

  “他阻止我见你,极尽刁难,如果要光明正大进入海府,是绝不可能的事。”他摇摇头,“果真和我猜测的一样,他不可能这么简单放过我的。”

  “我去找大哥说个清楚。”她急着走出房间。

  “别去。”他拉住她,“随他去了。”

  “怎么可以随他去呢?”

  “就让他得意一阵子吧!到时候我要他亲自到我府请我过来。”费莫司龙早有应对的计策。

  “你打算怎么做?”

  “这样……”他贴着她耳畔,轻轻说道。

  “这样应该很有趣。”索琳琅偷偷笑了,“不过我大哥如果没反应呢?”

  “他这么做不过是想为难我,如果我连理都不理他,你想谁会先急得跳脚呢?”他勾起她的下巴说道。

  “说得是。”费莫司龙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与她眼对着眼,瞳仁里有着激情的火光。

  “你想做什么?”她撅着唇。

  “你说呢?”

  “不……不行啦!”他眸中闪出一道火热的光影,让她赫然明白他的意图,“我大哥担心我跑了,不时要丫鬟过来察看。”

  “别让她发现就好了。”他开始动手褪她的衣裳。

  一整晚,房里充满爱的氛围……

  *

  海域山不安的在厅里踱着步,心底纳闷着自从上回费莫司龙被他轰出去之后,怎么就不再来了,本以为为了莲儿,他会来求他才是,可他就像消失一样,难道完全将莲儿给忘了?

  而莲儿也是,见了他只会哀声叹气,好像她现在的处境是他造成的。

  “莲儿?”他步进索琳琅房里,瞧她站在窗口,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忍不住问:“你怎么了?”

  “没,只是看着枯掉的落叶。”说完这句,她又叹了口气。

  “这……你不舒服吗?”海域山关心地问,将点心搁在桌上,“这是我命厨房做的糕点,你尝尝。”

  “我……”她话还没说出口,突觉反胃,“呕……”

  “你怎么了?”海域山望着她。

  “可能吃坏东西。”奇怪了,怎么这两天不管闻到什么都会不舒服呢?

  “我去请大夫过来——”

  “不用。”索琳琅忙喊住他,“哥,这是什么?好像很好吃。”见大哥对她这么关心和用心,又特地端来点心,她不想让他失望的离开。

  “这是枣泥酥,是额娘爱吃的点心,我想你应该也会喜欢。”他递给她一块,“尝尝看。”

  “好。”她接过手,才咬了口,又是一阵反胃,“呕!”

  “你到底怎么了?”海域山急切地问。

  “我也不知道,我的身体一向健康,从来不曾这样。”她也觉得很纳闷。费莫司龙只要她假装病恹恹的,可没要她真的病了,这下该怎么办呢?

  “这怎么行,听说你这两天没吃什么东西。”

  “我只想吃酸的东西,可厨房都不做。”她小小抱怨着。

  “什么?酸的东西!”过去他曾让一位花娘怀了孩子,她的情形就跟莲儿一模一样。

  “对呀!好想吃呢!”她抚抚肚子。

  “老天,这不行!”说着,他气呼呼地冲了出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