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姑娘不解风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不解风情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出了府,他直接去都统府找人。都统府门房一见是他,立刻吓白了脸,“兵部侍郎……”

  “我要找费莫司龙。”他直接走了进去,“费莫司龙,你在哪儿?给我出来……”洛伯闻声跑了出来,客气说道:“大人,都统正在书房。”

  “书房!这时候他还有心情待在书房看书?”海域山双手擦腰,“书房在哪儿,我去找他。”

  “呃,容我先去禀报……”

  “不需要,不说我就把这儿全部翻过来。”他霸道的说道。

  “是,请跟我来。”洛伯还真被他吓到了,明白海域山的蛮横不讲理。在他的催促下,洛伯只好带着他前往书房。

  海域山推开书房门走了进去,对着诧异的费莫司龙说:“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妹妹,怎么可以如此安逸的待在这里?”

  “我?”费莫司龙扯唇一笑,心忖他的拖延计策终于成功激怒了他,“这怎么能怪我,是你不让我见她的。”

  “我不让你见,你就不见了吗?”海域山握紧拳,气呼呼的。

  “要不然我该怎么做?”费莫司龙等着他开口求他。

  “怎么做?”海域山扬高尾音,“原来你这家伙这么不济,那好,我也不用来问你了,直接叫大夫开药拿掉她肚里的孩子就好。”瞧他重哼了声转身就走,费莫司龙连忙拉住他,“你说什么?孩子!”

  “莲儿已怀了你的孩子,你却不闻不问的,还算是个男人?”一听到索琳琅怀了自己的孩子,费莫司龙就像风一样卷了出去。

  一路上,所有下人见了都大吃一惊,以为他和兵部侍郎又发生纷争。费莫司龙以极快的速度来到海府,不顾门房的阻挡,直闯索琳琅的房间。

  “你怎么了?”索琳琅笑望着他,“每次都给我不同的惊喜。”

  “你……你有孩子了?”费莫司龙上前急握住她的手。

  “孩子?”她懵懂的眨眨眼,“我不知道。”

  “不知道?”他想海域山没必要拿这种事骗他,于是又问:“近来可有哪不舒服?身体是否有其他异样?”

  她被他问得一愣一愣的,“什么意思?”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这几天比较没胃口,吃了什么都想吐,想吃的又吃不多,只是这样……”她边想边说。

  “吐?”这到底是不是怀孕的徵兆呢?

  “我已经将大夫请来了,让他为她把把脉,你也别瞎猜了。”海域山顺道将大夫带进房里。

  索琳琅疑惑地坐下,让大夫为她把脉,不一会儿就见大夫笑道:“没错,这位夫人是怀孕了,恭喜。”

  “我真的怀孕了!”索琳琅一时之间有点茫然。

  “怎么了?不开心吗?”费莫司龙非常在意她的感觉。

  “不是……只是有点意外。”她终于露出笑容。

  “费莫司龙,看你要怎么处理,自己跟莲儿说。”海域山转向大夫,“请大夫开几帖安胎药。”

  “是的大人,我这就开药去。”大夫随即与海域山离开房间。

  索琳琅望着大哥的身影,不禁逸出微笑,“或许他不是个好人,但确实是位好哥哥。”

  “我看得出来,他很关心你。”费莫司龙点点头。

  “那你能否在皇上面前替他说说话,我真的不想失去唯一的亲人。”她垂下脸,咬着唇说。

  “你放心,如果我没为他说情,他现在还能稳坐兵部侍郎的位置吗?”他笑望着她。

  “真的,那太好了!”她感动得直拭泪。

  “还哭?新娘子怎么能哭?”费莫司龙拭去她眼角的泪。

  “新娘子?!”她眨着眼。

  “既然怀了我的孩子,我们的婚事也不能再拖了,我想你大哥来找我也是为了这事吧!”费莫司龙恣意一笑。

  “我大哥去找你?”她惊呼。

  “对,为了你,他可是火冒三丈的质问我。”她点点头,笑得甜沁,“这就表示大哥同意我们在一起了吧?一整天闷在房里,陪我去走走好吗?”

  “嗯。”他温柔地握着她的手,走出房间,在花廊上漫步。

  “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她抬头道。

  “你问吧!”

  “你说我爹曾说过我的身世,那你还知道什么吗?”既然爹会将这事告诉他,可见一定很信任他。“其他的他倒是没说,不过……”一抹神秘的笑浮现在他嘴角。

  “不过什么?”她可心急了,“别吊我胃口,你就快说嘛!”

  “他曾说过要把你托付给我,所以我说过,你本来就是我的女人。”他扯唇一笑。

  “骗人!”她对他皱皱鼻子,“如果真是这样,你听见我的名字时,怎可能不知道我的身份。”

  “那是因为你爹打从你小时候就喊你的小名丫头,而我还来不及问及你的姓名,你爹就过世了。”

  “我爹为何要自尽呢?”如果他还活着,他们就可以成为一家人,和乐的住在一起了。“想知道事情的经过吗?”

  “当然。”她洗耳恭听。

  “索前辈告诉过我,他这一生最大的希望就是你,还说如果有天他不在了,希望我能替他好好照顾你。”他轻叹了声,“我当时以为他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后来他真的出事了,等我赶到索府才知道发生大事,而你也已经失去踪影。”

  他眯起眸,专注地望着她震惊的表情,“这些年我也和你大哥一样,四处找着你。”

  “我爹应该要我去找你才是呀!”她吸吸鼻子。

  “或许因为我远在北京,你爹才没这么对你说。”他轻拂她的发,“不过幸好我们的缘分没断,经过一些波折之后,你还是属于我。”

  “我爹要你照顾我,但过去整整五年你都没照顾我,你要怎么赔我呢?”她鬼灵精怪地问道。

  “我现在不正在‘陪’你吗?”

  “哎呀!是赔不是陪。”她气呼呼地说。“到底是哪个陪呢?”费莫司龙故意装蒜,就爱瞧她的娇嗔样。

  “你又故意了,不理你了,我要去找我大哥。”对他做做鬼脸,索琳琅便快步往前厅跑了去。

  “喂……你肚子里有孩子,不能跑呀!”看她莽撞的模样,费莫司龙的心脏都快跳出喉头,看来要这小妮子体认自己就快要当娘了,可能还有好一阵子得磨了。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